我要投稿 | 留言给我
网站首页 > 军事参考> 文章内容

《军事》节目 逢“敌”亮剑

※发布时间:2021-1-28 16:29:33   ※发布作者:平民百姓   ※出自何处: 

  早上八点,一支号称铁甲雄狮的红军装甲部队对在这片山区的蓝军部队发起,由军是一支武装到牙齿的装甲部队,他们拥有数量惊人的坦克、装甲运兵车、自行火炮等,甚至还有几架武装直升机,而蓝军却是一支以步兵为主的摩托化部队,即使全部的兵力加起来也仅有对方的三分之一,装甲比例也不到对方的五分之一,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实力悬殊的对手却让红军止步于宝塔山的脚下。

  “逢敌必亮剑”的蓝军已经在宝塔山阵地坚守了两个小时,双方的损失都很惨重,因为宝塔山是蓝军的门户,所以对红军来说,只要攻破他,就等于是把自己的拳头伸到了蓝军的胸前。

  根据先前的情报,王鹏判断红军并没有尽出全力,而是把一部分兵力当做一支奇兵隐藏了起来。可是目前的宝塔山战局是红蓝双方已经陷入了胶着状态,只要这个时候,红方有一支奇兵前来增援,那么宝塔山必定是唾手可得。然而,红军的这支奇兵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眼下的战况对红军来说,的确不容乐观,他们的任务是在下午三点之前,攻破蓝方的最后防线——三岔口,但是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宝塔山这块阵地却仍然没有拿下来。如果任由这种局面拖延下去,那么红军则是必输无疑。看来,红军手上的这张牌应该是打出来的时候了。

  看到红方把预备队都派上了场,蓝方指挥员不禁松了一口气。因为按照兵家常识,合成预备队投入战斗就意味着作战者启用了最后一支打击力量,也就是说红方已经没有其他可以指挥的兵力了。

  蓝军也明白,自己手中的最后一张牌也必须打出去了。这是由一支机动连和一支一直隐蔽在宝塔山脚下的坦克连组成的预备队。这两支部队从战斗一开始就一直隐藏在山谷里,除了偶尔偷袭一下红方的目标之外,并没有到正面战场上参加战斗,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也许就可以成为制胜的最后一击。

  炮声隆隆,枪声清脆,在红蓝双方的战场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局面:坦克对坦克,步兵对步兵,各自捉对厮杀。尽管红方坦克在数量上仍然占据绝对优势,但是他们在这场决战的一开始就处于下风。

  “我们坦克进行不规则的运动,然后占领前面一个高地,也就是前面有小树林,灌木丛那种形式的,进行伪装,对坦克进行刺射,我们连续打了两三发都没有命中对方的坦克,我们的梦见鞭炮炮手也比较急。”红方战士回忆当时的情景说。蓝军的几辆坦克因为占据了地形上的优势,不断地变换地点,寻找有利时机,摧毁红军的坦克。

  消息传回了红方指挥部,让在场的所有参谋们都感到很惊讶,这个以步兵为主的蓝军怎么能训练出如此出色的装甲兵呢?要知道,参与这次进攻的红军可全是己方部队中的精英啊,要是败在这样的一个对手面前,实在是心有不甘。必须尽快将他们清除掉。

  当时红军的坦克从后方支援八号高地,进入之前准备好的掩体,然后向蓝军坦克进行射击。红军坦克没有射中蓝军坦克,蓝军迅速调集了一个排,三辆坦克集中火力对红军坦克进行射击,一举打掉了红军的一辆坦克。

  这是红蓝交战以来规模最大的战斗,双方的底牌几乎已经全部亮出,但是正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宝塔山的时候,红方却出其不意的向蓝方发出了一记绝杀。

  三架直升机上运载了近三十名红军的特种兵,其中有十五人还接受过“猎人训练”,擅长在从林中寻找目标,进行击杀。而现在,他们领受的任务是快速机降到蓝军防守薄弱的后方,然后兵分两,突袭蓝军指挥部,执行“斩首行动”。

  红方指挥官觉得,现在几乎已经胜券在握,因为这支猎杀蓝方指挥系统的奇兵,才是他们真正的底牌!红军之前所有的作战方案几乎都是为了配合这个计划实施的,从最开始的重兵压境、三线进攻到最后使用预备队,这一切就是为了给蓝方的防守阵地造成压力,从而吸引蓝军的兵力前移,当他们确认蓝军的最后一支预备队也被派上宝塔山进行决战的时候,他们相信,蓝军后方已经成为一片无人防守的真空地带,就当即特种兵实施机降突袭,意在“斩首”。

  防空警报瞬间传回指挥部,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但是指挥官王鹏却独自坐在那里,巍然不动。王鹏旅长说:“作为一个指挥员,要善于把握战场大的态势和大的走势。不要被局部的小情况来困惑自己。把指挥员精力放在一个局部小点上,一个对作战全局的安危攸关起不了决定性作用的点位上。”

  红军如此凶险的必杀之计,却被蓝方指挥官王鹏当作是一个不影响全局的小情况,他究竟是故作镇定,还是早有对策了呢?

  红军的直升机为了选择降落地点在空中不断地盘旋。他们惊奇地发现,几处具有机降条件的地点,居然全部有重兵!

  红军的机降地点可能机降的时间,与蓝军的作战计划所设想的情况几乎相同。原来,在两军开战的前一天,王鹏就已经意识到了红军会使用直升机进行“斩首行动”,并亲自带兵在红军有可能机降的地方进行反机降演练。

  红军的直升机最终选择在134.9高地进行迫降,但是蓝军强大的火力网让刚出机舱的红军士兵一落地便慌不择地向旁边的一处山谷内跑去。

  由于下面丛林里的红军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猎杀队员,并且装备精良,因此负责反机降的蓝军普通士兵们并没有急于进去,而是把他们包围起来,等待己方特种兵的到来。蓝方的猎人小分队是一群在丛林作战中非常有经验的战士,随着他们的赶到,这片丛林里将注定无法平静。

  此时,机降失败的消息传回到红方,指挥所里的人都有点急了。明摆着,他们只能选择放手一搏,集中全部的兵力,无论如何都要拿下宝塔山。

  终于,拥有绝对兵力优势的红方攻上了宝塔山,但是这种一味的强攻也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人员伤亡50%以上、坦克损失了近三分之二,作为进攻一方的红军已经没有进攻能力了。与此同时,宝塔山阻击战的兵力损失也让蓝军大伤元气损失了步兵17人、坦克两辆。

  对于已经站在宝塔山高地的红军来说,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还是取得了战术上的制高点,因为从这里开始,一直到蓝方的心脏地带三岔口,都是一片地势相对平坦的开阔地,红军可以真正发挥出自己的优势,从各个方向向蓝军发起进攻,而不用再担心之前因为道狭窄,将己方的坦克拥堵在一起的情况。

  前方就是蓝方的134.9高地,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劲的红军战士们只要一个冲锋,就能迅速的到达蓝军的面前,他们将把今天所受的委屈和全部到这些蓝军身上。

  此时,蓝军的防守阵地只剩下134.9和三岔口两条防线,所有的兵力在收拢后也不到五百人,反坦克导弹车也只剩下9辆,然而对他们更不利的是,这里的地形相对开阔,没有多少可以隐蔽的地方,只能依托阵地上的工事,与红军展开面对面的阻击。

  战场情势对蓝军来说常严峻,弹药补给快耗光了,每个战士都只能得到少量的配给。而红军在左中右方向的三进攻,更是让兵员缺少的蓝军疲于防守,有的时候,一个防守只有一名士兵。

  红军正在清除障,前方的地雷和三角锥已经被红方的工兵清除了大部分,但是他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平均每排除三颗雷就要付出一名士兵的生命,尤其是蓝军的狙击手,更是弹无虚发。

  生命随着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消逝,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红军只剩下一个小时的进攻时间了,一旦超过这个时间,他们就不得不宣告进攻失败。

  红军加大了进攻的力度,在了近五十名工兵之后,终于将前面的障全部,红军指挥官命令,发起全线高地失守的消息,蓝方指挥官王鹏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从一开始,他接到的命令就是坚守阵地7个小时,等待兄弟部队的支援,时间已经快到了,自己手中还有最后一块阵地——三岔口,应该能够完成任务。

  三岔口,蓝军最后的阵地,也是蓝军的线,从各个战场上撤退下来的士兵都集中到了这里,有的是伤员,有的是从红军炮火中存活下来的炮兵,还有一些甚至是普通的通讯兵和炊事员,只有一支队伍的建制相对完整,他就是号称蓝军铁兵的英雄二连。

  红军的装甲铁骑卷起阵阵狼烟往蓝方的三岔口高地进发,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山谷,大地也为之震动,眼前蓝军的这群残兵败将,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血肉之躯如何与铁甲雄狮对抗?解决他们无疑就是瞬间的事情。

  硝烟弥漫的蓝军阵地上,战士们默默地聚到一起,他们都记得自己在入伍时的誓言:逢敌必亮剑,即使明知不敌,也要血战到底。

  下午三点,蓝军的援军赶到,对抗演习宣告结束。由军没有在时间内攻下蓝军最后的阵地三岔口,所以这场演习的导演部最终宣布:蓝方获胜。

  这次红蓝双方的对抗演练,虽然蓝方最终以微弱优势获得胜利,但是蓝方指挥官王鹏还是觉得有些遗憾:“因为目前对抗有很多前沿性的东西和带有战争发展趋势的东西,还不能完全地体现出来。而未来作战,未来战争,他的特点,特别是,对一个新型军事指挥的要求常高的。而我,作为一个长期在机械化战争形态下,进行研究训练的干部,要组织和指挥未来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能力素质相差甚远,这一点我非常清楚。”

  

狗狗币 火币